外国成版人性视频app

祝烽回到房中的时候,已经快到子时,他小声的推开房门一看,南烟已经睡了,屋子里只剩下一盏烛火在等着他。

因为忙了一天,加上风沙大,他便先去沐浴了一番。

再回到房中,小心的上了床,但刚一躺下,一具绵软又温热的身子便靠了过来,他顺手搂住,低头一看,南烟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自己滚到了他怀里,半梦半醒之间,腻腻乎乎的问道:“皇上回来了?”

“嗯,你快睡。”

虽然这么说着,可南烟安静了一会儿,却睁开了眼睛。

听着外面的声响,说道:“都这么晚了。”

“今天事情多。”

“妾听说,皇上已经把那几家人都安置好了。”

“安置是安置了,但见这些人也是要花时间的,而且,明天才是正式的谈,在这之前,许多话是要先说清楚的。”

南烟道:“人都死了一个,关也关起来了两个,剩下的就是两个人了,谁来谈啊?”

“自然是那个宋家的公子。”

提起这个,祝烽稍微精神了一些,南烟也看到他的眼睛映着烛火,熠熠生辉,轻声说道:“妾也听说,那位宋公子器宇轩昂,看上去是个不凡的人,而且皇上今天跟他谈了不短的时间呢。”

金海若纯美的花朵时光

祝烽点头道:“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白龙城,倒是也有些人才。”

“皇上打算用他?”

“既然他们家是主张献城的,那自然是要给些赏赐,用他们家的人,算是最体面的赏赐了,而且这个人的品貌也不坏。”

“……”

“将来朕经略西域,需要一些更了解西北的人。”

南烟点点头。

原本之前,祝烽是打算重用顾以游和佟斯年的,可惜,佟斯年断了一只手,入仕途是很难的了,顾以游跟他兄弟情深,共同进退,一起随特使团远赴安息国,虽然是人尽其用,但,多少也有些可惜。

白龙城的这些家族一直跟西域诸国保持着商贸上的往来,让他们参与到经略西域的事务中,的确是双方互利的事。

南烟说道:“既然他们家本身就是同意献城的,那还有什么好谈的?”

祝烽长叹了口气,道:“虽然同意献城,但该争取的利益,他肯定还是要帮他们城中的人争取,比如将来的赋税、兵丁问题。朕不会再在西北设置其他的都护府,白龙城就直接划归沙州卫管,到时候两边如何平衡,也是他要去跟陈紫霄吵架的。”

南烟道:“皇上让陈大人去跟他谈?”

“那是当然,难道还要朕去谈吗?”

“……哦,也对。”

南烟自己都笑了笑,觉得有些犯糊涂了。

虽然这件事一直是祝烽盯着办成的,但皇帝不可能亲自去跟一座城的人谈论这些事情,具体的谈判事宜,自然是交给臣子们去做。

祝烽道:“也是朕在来之前没有考虑周详,否则,应该把内阁的人带一两个过来。”

“……”

“这些事,最好让他们去办。”

南烟道:“内阁的人本来就不多了,皇上若再抽调人手,那魏王办事就要吃力了。”

提起这个,祝烽叹了口气,随即又皱起眉头。

沉声道:“吃力?知道吃力就好,他倒是会找事。”

“嗯?”

南烟听着这话声气不对,转头看向祝烽:“皇上,怎么,又出什么事了?”

“……”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又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也没什么,等朕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早些启程回去就是。”

南烟看着他,眼角多了一些倦怠的纹路。

看得出来,他也是很累了,所以太让人烦心的事,他甚至都不愿意多提。

于是轻声说道:“妾知道了。”

一边说,一边将手放到他的胸口,轻轻的往下抚着帮他顺气。

感觉到那软绵绵的小手用让人非常舒服的力道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胸口,祝烽也觉得胸口淤积的东西被抚平了一些似得,低头看了一眼南烟,轻轻的笑了笑。

两个人就这么依偎着,要醒不醒,要睡不睡的。

过了一会儿,祝烽突然说道:“对了,那个谢皎皎过来见你,你们说了什么?”

一提起这个,南烟也来了精神。

她睁开眼看向祝烽,笑道:“皇上猜猜看。”

祝烽瞥了她一眼,嘴角勾了勾,说道:“还有什么好猜的,不就是黎不伤的事吗?”

“皇上也知道了?”

“朕还没迟钝到那个份上,”

祝烽道:“白天黎不伤领着他们几个人来见朕的时候,就是这个谢皎皎,眼睛像是被牵在他身上似得,哪怕是在跪拜朕的时候,也盯着他不放。”

“……”

“都这样了,朕还看不出来?”

他说着,又摇了摇头:“还没见过这样的女子。”

南烟笑道:“谁说世上只有羞羞怯怯的女孩子,也有女孩子可以直率爽朗,喜欢谁就直说,不用遮掩的。”

祝烽低头看了她一眼,道:“她跟你直说了?”

“嗯。”

“那你怎么说?”

南烟说道:“妾还是之前的那个态度,黎不伤若能早些成家立业,自然是妾所乐见的,而且这个姑娘……就像是老天给他塑了这么一个人似得。”

祝烽道:“你是说,她会驱狼这件事吧。”

“皇上也知道了?”

“朕听人说了。”

“皇上不觉得吗?他们两,一个会驱狼,一个——就像一头狼似得,这难道不是天作之合?”

“……”

“若黎不伤真的能娶了这位谢小姐,且不说别的,对他自己也是有好处的啊。”

祝烽看了她一眼:“怎么,需要朕为他们指婚吗?”

南烟一听,急忙摇头:“不不不。”

“……”

“皇上,妾也说过了,不管我们怎么期望,可这件事毕竟是黎不伤自己的事。我们可以期盼,但最后做决定的,还得是他自己。”

“……”

“况且,男女之间的事,若没有那一点感情,拿什么来支撑后半生呢?”

祝烽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说道:“没错,男女之间的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但再怎么简单,不能把那一点感情给略去,否则后半生两个人相对着,比什么都煎熬。”

“……”

“那你看着,他们两,有这一点吗?”